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展开

小喇叭     

全站
土豆摔成土豆泥 说: 感觉人好少的样子
2019-08-09
全站
Aruan 说: 头像框改成了正方形
2019-01-09
全站
Aruan 说: 乌克兰IP段被我禁用了,有住在乌克兰被误伤的坛友可以加群反馈
2019-01-09
全站
LittleSay 说: 这架势是鬼子进村吧
2019-01-08
全站
伏提庚 说: 老外屠版?
2019-01-08
全站
冰依灵 说: 有人吗?咱是新人的说!
2019-01-07
全站
2019-01-06
全站
(《珈百璃》) 说: 这里的人感觉好少啊!还有百合黑直长万岁!新年万岁!
2019-01-06
全站
戈德果斯坦 说: 打倒变嫁主义!变百千秋万载!
2019-01-05
全站
Aruan 说: 给大家拜个早年
2019-01-05
全站
舒露露 说: 求futa资源!
2018-12-19
全站
唯梦永恒 说: 你们就没有人好奇么,
2018-12-19
全站
Aruan 说: 全站喇叭20百合值一次
2018-12-14
全站
Aruan 说: 签到系统修好了,大家可以正常签到领百合值
2018-12-14
全站
Aruan 说: 签到系统好像有BUG,正在修复中。
2018-12-14
全站
2018-12-13
查看: 676|回复: 13

[原创] 古风原创文《梦中人》,不定时更新连载中

[复制链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发表于 2018-12-12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nna 于 2018-12-13 12:58 编辑

                         一
  她醒来时,穿着轻薄的纱衣,只身躺在阴凉的草席上。
  放眼望去,这是一间朴素但精致的陋室,木质的桌椅,木质的床,棕色与青绿交织,连空气中都洋溢着淡淡木香。
  可她却无暇顾及,她的心中空空如也,如墨般深邃的眸子流转间充满了迷茫,柔弱无骨的小巧手掌附在胸前,感受着心脏的跳动。
  一下一下,坚实而稳定。
  蓦地,心中仿佛什么东西绝了提,泪水自眼眶中一股股涌出,在她洁白红润的脸颊上留下道道清亮的痕迹。
  任她拼命地想用手指擦拭,用手掌捂住眼睛,也只是徒劳地让双手也沾上温热的液体。
  哭泣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本能,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泣,她想不起来,她甚至连自己是谁都毫无头绪。
  哭到恍惚了,眼前模糊了,本就虚弱的身子中蕴含的力气也所剩无几了,她蜷缩在草席上,气若游丝。
  浓烈的倦意席卷过她的心头,被迷惘充斥的脑海也逐渐变得昏沉不堪,最终,她闭上了疲惫的双眼,将意识交给无尽的黑暗,在湿润的枕面包裹下静静睡去。
                             
            二
  再醒来时,已是深夜,房中点着微弱油灯,她坐起身子,芯子上跳动的火光将影子映在墙上拉地变形。
  她感觉要好一些了,心中的郁气似乎在那一场哭泣中消散不少,只是脸上依然有些许红肿,用手去触碰会有微微地刺痛。
  但这也是极好的,她想。
  长久的睡眠让脑海中昏昏沉沉,这份刺痛正好能帮助她清醒不少。
  待她调整好呼吸之后,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间屋子,至少,离开这张让她浑身发疼的硬床。
  纤细的手支撑着身子,从轻纱下露出的白净赤足踩上灰黑的石头地面,脚底传来的粗糙触感让她十分不适,但她四处寻顾一番,这屋内并没有鞋袜之类能够供人行走的衣物,只好收起娇贵的心情,慢慢地从草席上站起身来。
  这并不难,即便双腿有些发软,手也能扶在身前比床头略高一些的桌面上,缓过一会儿,手掌上被压出了红痕,她向前迈动了一小步。
  却一个踉跄身子栽倒下去,慌乱间,她想要抓住什么东西维持平衡,结果就连桌椅也被一带而倒。
  沉闷与清脆的碰撞声接连响起,桌上燃着的油灯摔落在地上,灼热的火焰顺着淌出的灯油霎时间苗头高涨,猛烈的橙色光芒让她惨白的脸色更显病态,涌入刺鼻的焦臭味使得她顾不上疼痛的手腕与手肘,连忙拖着虚弱的身子爬开了一段距离用手捂住鼻间轻声咳嗽起来。
  她不清楚自己睡了有多久,自然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子有多差,仅仅只是站立便需要将全身的重量压在支撑物上,若是想要走动其结果也一目了然。
  所幸,这异响惊动了屋外的某人,轻掩着的门被蛮横推开,她在模糊间只看见一席青绿跳动,随后便是温热的手掌覆在了她的手腕上,身体被轻轻抱起,乌黑的发丝垂在脸颊旁,好闻的香气萦绕鼻翼。
  那人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了草席上,这时她才捋顺了气,抹干湿润的眼角,抬起头观察起对方来,正好发现对方也正好垂下头来看着她,双目对视间,她脸颊上泛起些微红晕,轻声说道:“谢,谢谢.......”
  干涩的嗓音没有半点女子应有的动听,甚至还有点吐词不清,她似乎就连如何使用语言都有些记不清了,然而,对方却因为这短短的两个字红了眼眶,滴滴泪水滴落在草席上,浸染出了一圈圈痕迹。
  为什么会哭呢?她疑惑着,轻咳几声问道:“怎么,怎么了......?是,是不是我弄翻了油灯,所以才.......”
  “不,不,怎么可能呢,是我......我太高兴了......”打断了她的话,对方的声音听着如清脆的鸟鸣一般,一边流着泪笑着,一边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痕。
  那日,她的脑海中留下了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一个人。
  是位就连哭泣都宛若天人的美丽女子。







35.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百合值 +10 收起 理由
Aruan + 10 喂糖

查看全部评分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na 于 2018-12-13 13:00 编辑

                   三

  
  那位女子唤作棠芊,意为茂盛的棠花,据说她儿时的居所中,种满了红色艳丽的棠花,因此她父亲为她取了这样一个充满花香与活力的名字。
  与此同时,她也从棠芊口中得到了自己的名字,却没有棠芊那样富有韵味,仅仅只是平淡如水般的普通,这让她在欣喜之中难免有些失落,不过每当她露出这样失望神色的时候,棠芊都会轻笑着用一句“我也时常羡慕你呀,杲杲,杲杲为日出之容,洒洒拟雨雪之状,多么令人心头明亮的名字。”盖过。
  明亮虽是明亮,但这音与字未免也太过儿戏了一些,每次听到棠芊嘴里喊出都会忍不住想要掩嘴偷笑,明明还是自己的名字呢。
  她怀着这样的念头,在棠芊的帮助下开始了步调缓慢的生活。
  忘却了过去,倒是扔掉了沉重的包袱,她可以将一切都重新看待,就连透过薄薄的窗户纸看见草木的剪影都觉着新鲜得紧。
  身子羸弱不堪,也在棠芊每日悉心地照料下日渐改善,从最初只能小口小口啜饮着温热的米粥,到现在渐渐地能够咽下被细致切碎的果蔬。
  只是那每晚一盅的药茶,十分的苦涩中添入了两分腥甜,化为了十二分的怪异,让她着实有些难以接受,每次每次都要在棠芊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才能勉强入喉。
  其实苦涩与怪异都是次要,她很清楚喝了这药茶是为自己好,但她总是想看看棠芊轻轻蹙起眉头,假装面色微愠的模样,每到这时,她便会吐吐舌头一边艰难地将药茶灌入口中一边偷瞄着棠芊,这倒也算是她每天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另外一点,便是靠在床头,腰间垫着柔软的枕具,看着棠芊屋里屋外忙出忙进,打扫地面,擦拭桌椅,盛上菜肴,一般这时,她是不会打扰到棠芊的,她只是安静地看着,愈看,愈能感觉到生活的朴素和艰苦,不仅要将这一屋,一院,一家打理地井然有序,还要照顾自己这个久病未愈的废人,不只是将一日三餐按时按点端到面前,甚至就连洗浴都需帮忙搭把手。
  偶尔,棠芊得了空闲,会抱着大篓的新鲜果蔬放在床前,自己则端来木椅与她相对而坐,一边聊着天,一边手中不停地分拣整理着菜叶,她自然也会跟着棠芊一起,慢慢学着这份分拣的活儿,从一开始总是折断扔掉可以吃的部分惹得棠芊无奈地摇头,到后来虽手脚笨拙,但也能有样学样地将两者正确区分开来。
  不过这聊天的事,总让她有些提不起劲来。
  棠芊是一位优秀的倾听者,却不是一位合格的谈天对象,往往两人之间经常是她在说着,棠芊安静地侧耳听着,时不时笑着添上几句,她又有多少事可以说,无外乎这屋内的方圆而已,她想听的棠芊的事,还有以往的自己,棠芊却从不主动提起这些,就算话题偏斜到了这里,也只是寥寥几句便转回正题。
  许是棠芊有别的什么顾虑吧,她私下想着,没有率先将这份疑惑问出口,她是无能没错,但她不傻,人家有意不言的事情,即便将好奇的心情捏死在心间,她也不会死缠烂打。
  除此之外,确是再没有其他烦恼,她只想着能够早日康复,能够更多地帮着棠芊打理生活琐事,也能走出这间屋,看看世界,看看天空。

评分

参与人数 1百合值 +10 收起 理由
Aruan + 10 喂糖

查看全部评分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

帖子

308

百合值

编辑部

积分: 341

节操: 0

百合值: 308

存在感: 0

Rank: 8Rank: 8

积分
341
发表于 2018-12-13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今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棠芊立于房间门口,她在床铺边,与往日不同的是她如今不再侧躺在草席上,而是穿着一身新装,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子。
  每每她的肩头抖动,棠芊都会皱一皱眉,当她试探性地踏出一步时,脚步略显虚浮差点一个踉跄,棠芊便再也忍不住轻声念道:“杲杲,慢些,不要着急,脚下踏实了再动。”
  “没事儿,不打紧,我已经完完——全全恢复到最佳状态了。”她笑着,收起玩闹的心思,三步并作两步踏上前去,站定在棠芊面前转了个圈。
  其实在这之前的每晚,她都会独自在屋内锻炼腿脚,摸黑渡着步,行走对她而言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不过今日是验收的时候,她也比平时更小心,生怕被棠芊觉出了什么危险的地方从而又强迫她再躺上过个半月,更何况棠芊特意为她添置了一件新衣裳,素白的纱织面料上点缀着盛开正艳的蓝色花朵,精致的剪裁一看便知是能工巧匠的得意之作,要是万一给弄脏了,她可心疼地很。
  “你看。”
  姣好的身材与白皙的肌肤配上这新衣,她转动时衣袂纷飞,如同展翅的百合花之精灵一般,惹得棠芊笑眯了眼睛,一边嘴里附和着一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那柔若无骨的手掌,在疑惑的目光中倏地将她拉入了怀中。
  四目相对,棠芊身上传来好闻的花香味道,还有肌肤接触的温软如玉,对她而言都是全新的刺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她一时间愣了神,如墨的眼眸中充满了错愕,微粉的小巧唇瓣微启,却一时间寻不到任何言语。
  还是棠芊察觉到了些许不妥,轻咳几声帮她扶正了身子,开口道:“好了,别把自己弄摔了,你才刚刚能下床,再小心些比较好。”
说罢,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带着她转了个面,让她的视线投到面前的木门上。
  “门槛有些高,需抬高脚。”
  这时,她方才回过神来,但脑海里已经满是棠芊那琥珀中透着点点金色的奇异眸子。
  她不明白棠芊为什么要突然做出此等亲昵的举动,她甚至连这算不算的上亲昵都分不太清,但刚刚对视中,那双眸子中蕴含着的灼热感情是不会有错的,即便没有记忆她也能隐约知道那是什么。
  思绪万千,她显得有些呆呆愣愣,非要棠芊慢慢地推着她,才恍然踏过了门槛,踏入了她一直未曾见过的新风景中。
  一间小小的院落,被木头搭成的围栏圈在其中,三两间屋子,青瓦的顶褐色的墙,坚固而简朴,院内有一张稍大的木质方桌,还有两把桃红的木椅,精美的雕纹与材质与她屋内的桌椅相配成套,也是整个家中看上去唯一贵重的东西。
  再放眼望远些,院外是一片小桥流水般的优美画卷,郁郁葱葱的树林与清澈见底的溪流相映,天空中万里无云,碧蓝通透地仿佛能看见遥远不可及的天外之景。
  她霎时间被这景色吸引住了,心头的欣喜战胜了棠芊带给她的疑惑,张大了眼睛胸口急剧起伏着拼命地呼吸着带有浓郁草木香的空气。
  半晌,她回过头来,棠芊正笑着注视着她,那瞬间,她的脑海里生出了一个奇妙的念头。
  若是在这样的画卷中再将棠芊的身影添上,那才称得上是夺了天工的完美作品。

评分

参与人数 1百合值 +5 收起 理由
Aruan + 5 喂糖

查看全部评分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na 于 2018-12-15 13:23 编辑

                                 四
  她玩累了。
  在院内蹦蹦跳跳东摸摸西探探,身子终究才是初愈经不住这般闹腾,红润的脸蛋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靠在木椅上微喘着气。
  这时,棠芊恰冲泡好了翻腾的茶水,暇白的瓷杯中满是四溢的清香,同时还端来了一盘精致的小食,摆放在她面前。
  一边拿出手帕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一边捻起一块糕点递到了她嘴边:“尝尝,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点心。”
  “嗯——~”她毫不犹豫地张嘴将糕点含入口中,软糯的外皮入口即化,带着花香与甜腻味道的内馅刹时间绽放在舌尖,使得她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细细品味着这糕点。
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吐吐舌头,好似对自己表现出来的馋样有些不好意思地擦擦嘴角,开口称赞道:“怪不得我以前喜欢吃这点心,真好吃,而且肯定也是只喜欢吃棠芊姐你做的,他人绝对及不上半分。”
  但棠芊听过这话之后,却没有表现出高兴的神色,反倒是略微扬起了眉头,薄如蝉翼的唇瓣抿了抿,说不清到底是对她这话的惊讶还是什么,突然将话题带到了其他地方:“杲杲,既然你已经行动无碍了,今后有什么考虑吗?”
  考虑她自然是有的,只是简单地几乎没有说明的必要,她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清茶,摇晃着脑袋假装苦苦思索,好半天才慢吞吞地回复道:“嗯,有呀,今后我要帮你一起打理这间院子,不能让你一个人把自己累着了,毕竟要没有你,我说不定早就一个人饿死——也有可能是睡死在什么地方了呢。”
  还没等她话音落地,棠芊便抬起手捏了捏她圆润的脸颊。
  “净胡说,你好好地只是身子比较虚而已,哪里那么多死啊死的。”
  说罢,又顺势从椅子上站立起来俯下身子,琥珀色眼眸中满是认真之色,用十分严肃的声音问道:“我是想问问你,这么些天来,你从未主动向我询问过关于你的记忆,你以前的生活,也没有想要找寻这些事情的打算,更加没有对如今这种生活,对我的疑惑,难道你没有一丁点地好奇吗?”
  这是棠芊要主动诉说那些过往了么?
  她仰起脑袋看着棠芊那张美艳中掺有几分秀气的面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摸不清意图,同时也被那不曾有过的严肃语气摄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只得生楞地支吾了起来。
  还是棠芊反应了过来,发现自己似乎有些操之过急了,只得抬起身子坐回了原位,说道:“抱歉,我的语气稍微严厉了些,今天也不是讨论这些的好日子,也许等到你身子再好些,习惯了平日的正常生活之后再提比较妥当。”
  一边说着一边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水,那模样看上去有点僵硬。
  而她一听到棠芊致歉,连忙摆着手慌张地回答道:“没有,没有那回事,我是真心感激棠芊姐你对我的照顾,肯这么悉心照顾我的人,我怎会对她有什么猜忌疑惑的想法呢,还有我的过去过往也一样,我都已经没有记忆了,就算现在得知了又能怎么样,如今在我身边陪着我的人不是我的父亲,母亲或是其他亲人而是你,我就算再傻也能明白这是为什么,再者,我想着也许你认为现在说出来不是时候,所以才一直都没有提起过,哪里知道......”
  她愈说,棠芊看着她的眼神愈奇特,到最后,更是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露出了不曾见过的苦涩笑容无可奈何般地说道:“我......明白了,不管你如何变,都还是曾经那般善于理解他人的模样,我不该期望你有哪怕一次只为自己着想。”
  顿了顿,好似在斟酌着什么,棠芊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事确实是我的不对,本应该在你苏醒过来的当日就交待清楚,但我却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私欲耽搁了这么久,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一点都不在意,若是你认为不告诉我比较好,那便不说就是,我现在只想着能够过好今后的日子,能够在方方面面帮上你的忙,就算只有一点,能够略微报答一些恩情就已经足够了。”
  她站起身子拼命地解释着,她不想看到棠芊的这副样子,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念头在告诉她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棠芊再露出这样的表情。
甚至觉得说上这些还不够,又继续转移起了话题:“而且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天空那么漂亮,肯定是我初次能够踏出那件屋子的日子所以天公作美,就像刚刚说的那样,今天根本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好时机,对吧。”
  棠芊却看了看她,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愣了半晌哑然失笑,自顾自地回了一句:“今日天气好,也许明日天气也好,但哪里又知道过几日就会暴雨倾盆呢。”
  也许是临时的心声吐露,还没等到她反应过来,眨眼间棠芊便恢复成原本的语气,接话道:“也罢,今日谈起这些确不是好时机,还是应该收拾一下心境,不要打扰到了你的兴奋劲头才是,那些话,那些事情等到来日有机会时再说吧。”
  虽然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但终究是让棠芊翻过了这一篇,她展露着笑颜用力地点了点头。
  但此时的她还尚且不知,这看似普通的一言一语中藏着多少玄机。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64

百合值

荣誉版主

积分: 178

节操: 0

百合值: 164

存在感: 0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78
发表于 2018-12-15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32

帖子

636

百合值

工口御姐

积分: 687

节操: 0

百合值: 636

存在感: 0

Rank: 3Rank: 3

积分
687
发表于 2018-12-15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伴游大佬写得好棒,加油!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na 于 2018-12-19 14:15 编辑

                                六
  过了几日,她完全习惯了在这小小院落内的日常生活, 失去记忆带给她非比寻常的学习能力,无论是多么复杂的活儿她只需在一旁看上一遍便能上手,这些天陪在棠芊身边随着一起打理 大大小小的事端,已经渐渐地得心应手起来。
  不过这普通的家务活,打扫,整理等等,都是些显而易见的简单事,唯一能够称得上复杂的也就只有烹饪而已,只是她有心想要学,棠芊却没有要教的意思。
  不如说棠芊根本不准她在火房待上太久,也不准她拿起明晃晃的锋利厨具,最多也就是允许她闲暇时帮忙洗洗菜,泡泡米而已。
  也就演变成了每日快到饭点时,她便只能无聊地坐在小院里的那把木椅上无聊地看着天空发呆,掰着指头数着时间。
  说来也怪,她躺在草席上的日子才过去没几日,现在却总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活泼劲头,无论做什么事都风风火火地,还感觉不到什么疲惫,和刚踏出房门那时候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大抵是棠芊每晚端的那盅药茶效果太过显著了吧,她也只是无聊时随便一猜,并未把这事放在心上,如今更加令她挂念的那昨日还湛蓝通透的天空,现在看去却有些灰蒙蒙的,不知从哪儿卷来的厚重云层层层叠叠压在了天空之上,压地她心头也沉闷着,仿佛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眼珠滴溜溜转着,突然站起身来三两步走到火房轻掩着的门前,轻轻地扣响门扉喊道:“棠芊姐,今日这天气看着不太对,许是要落雨了,我先把院里的桌椅都搬入房中吧。”
  火房中细碎的切菜声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棠芊从中探出头来:“不打紧,今晚三更时才会落呢,晚膳过后再搬也成。”
  手上还沾着些许菜末。
  说罢,棠芊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便又钻进火房里,悉悉索索着端出了一盘金黄的菜肴,捻起一块递到她嘴边,说道:“今日我试了试新菜色,不知味道如何,你尝尝看。”
  她顺从地张口咬掉一小块,金黄色的是油煎过的蛋衣,混入了些许白糖,稍显油腻却又有顺滑的口感,内容物是平日里常见的蔬菜,淡淡的甜味包裹着脆脆的清爽恰到好处。
  “好吃!”
  这爽快的称赞让棠芊勾起嘴角笑了起来,说道:“好啦,马上就可以用晚膳了,先到屋里等我吧。”
  将她推回了屋内,这时,她才想起来,对于落雨这种天公才能决定的事,棠芊却从几日之前就已经知晓了确切时候。
  这着实是太过神奇。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na 于 2018-12-21 01:35 编辑

                                   
  夜间,真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天空中乌云压城,连一丝清亮的月光都透不过,骤起的风扫过林子,激得树叶在淅沥沥的雨声中片片飘零,沉闷的雷鸣阵阵,照亮天地间的只剩下那一闪而过的强烈电光。
  她本已经睡熟,也被这闪晃了眼睛的电与轰隆炸耳的雷惊醒过来,顿时睡意全无,只好披上一件衣裳从床上坐起身来,透过门上薄薄的窗纸感受着屋外的电闪雷鸣。
  这还是她苏醒过来第一次遇上天公发怒,夜间的寒气加上落雨时的凉意,让她浑身冰凉,裸露在薄毯外的赤足更是像铁般冰冷,即使马上将身子盘起来,一时之间也无法缓解。
  无他法,她思虑片刻,只得起了身穿戴好鞋袜,又想到既然鞋袜都穿了,也不再好躺在床上,便摸着黑走到房门口轻轻地将门推开了一条缝隙,透过这缝隙悄然观察着落雨。
  几近没有断线的雨帘铺天盖地,在地上砸出无数水花,草木的清香与泥土的微腥混杂在一起裹着冰凉的水滴扑面而来,惹得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连忙关上门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雨落了,空气清新了,压在心头的沉闷劲也消散了不少,她沉默着在屋内来回渡着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几步走到门前又拉开了房门。
  霎时间雨水沾满身。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只是想起了圈成了小院的篱笆,看上去纤细异常,说不准在会在暴雨中轻易地倾倒在地。
  这一看,果然那既防不了贼也防不了野兽,甚至连顽皮的小动物都阻拦不住的篱笆,如今已是摇摇欲坠的模样,先前因为嘎吱嘎吱的声音被淹没在雨声中才导致完全没有注意到。
  她左右环顾了一番,屋内只有一把棠芊在熄灯前拿进屋内的油纸伞,若是要在雨中加固篱笆,需单手握持着的伞明显不是上好的器具,但要她眼睁睁地看着棠芊辛苦搭建起来的篱笆被毁坏也着实有些不忍心。
  该如何做。
  不过片刻,她便下了决心,回身撑起油纸伞踏入雨中。
  先去火房捡些零散的木柴与系木柴的麻绳,半晌后好不容易才挑选好了长短合适的木柴,单手抱持着出了火房在院中走着,脚下的泥土被雨水浸入后变得有些泥泞,白净的鞋都被染成了乌黑,衣裳上也都是被风吹斜的雨滴落下的痕迹。
  蓦地,一道惊雷,几乎就劈在这山林之中,刺眼的光芒晃地她一个激灵,手上不稳,一大堆木柴在晚几秒才传入耳中的雷鸣中尽数散落到了泥泞之中。
  转眼间就变得脏污不堪。
  她愣住了,低下头看着满地的木柴,丝丝雨水从她的指尖滑落,雨声愈演愈烈。
  好半天,她沉默着抿起双唇,弯下身子,一根一根地将木柴堆叠在脚边。
  这时候,许是听到了院内不寻常的响动,与她的卧房相邻的屋内亮起了灯光,不过一会儿,身穿着寝衣的棠芊提着一盏油灯推开房门,本来略显不解的神情当看到院内蹲下身的她时,转变为了惊慌。
  她也抬起头看着棠芊,在油灯下脸上满是雨水,脸色也冻地有些苍白,仍然扯起一丝笑容:“本来要加固一下篱笆,不想有些搞砸了,对不起。”
  她的手上满是泥污,身上也湿了半截,但让她寒颤般抖了抖肩头的元凶却不是沁到骨子里的寒意,而是棠芊那张逐渐布满了怒意的面容。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棠芊生气,气到了握住她手腕的手都在颤抖。
  连衣裳都没有披上,棠芊撑起油纸伞就冲入了雨中,拽起她一直拖到了自己屋内,将手上的油灯放在桌上便强硬地伸手褪下了她包括亵衣在内的全部衣裳,用面巾仔细地帮她擦拭着湿漉漉的发丝与身上的水渍。
  她虽有些羞于此举,却摄于棠芊一言不发的气势丝毫不敢轻举妄动,反倒是十分配合起棠芊的动作来。
  末了,她又被棠芊拽着躺在了床上,裹进特意拿来的好几层薄毯里。
  顿时满鼻间嗅到的都是与棠芊身上那股花香相同的气味,这让她煞白的脸颊上泛起了点点红晕。
  却不想,棠芊做完了这些,转身又撑起了伞准备踏出这间屋子。
  她来不及细想便开口喊道:“棠芊姐,那木柴我明日就去捡回来,或者我明日去帮你拾一大堆上好木柴,对不起,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听过这话,棠芊正欲踏出的一步收了回来,转过身子,美艳的脸上乌云比屋外那天空中的云层都要厚实几分:“你以为我生气是因为那些木柴吗?”
  她呆了半刻,清澈的眸子眨巴眨巴看着棠芊,才领会到这反问的意思,连忙改口道:“不,不是,我以为.......
  看到她支支吾吾的模样,棠芊摇起头轻叹了一口气,脸色缓和了几分,说道:“行了,我只是去烧些热水供你洗浴而已,教训的话过会儿再说。”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40

帖子

1989

百合值

社畜青年

积分: 2062

节操: 0

百合值: 1989

存在感: 0

Rank: 4

积分
2062
发表于 2018-12-21 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

帖子

31

百合值

贫穷萝莉

积分: 39

节操: 0

百合值: 31

存在感: 0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18-12-24 01: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强了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4

帖子

317

百合值

版主

积分: 374

节操: 0

百合值: 317

存在感: 8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37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na 于 2018-12-27 05:24 编辑

  将白皙的胴体藏入温热的水中,任由暖和的热气将自己包围,她发出舒适的小声呻吟,一扇屏风之隔,是坐在床头整理着厚实被衾的棠芊,模糊的身影在屋内走动。
  不多时,便连这走动的声音都消失了,屋内变得有些静悄悄地,有的只是淅沥的雨声与她清洗身子所搅动的水声。
  回头看,棠芊正站在衣柜边,似是也同样被雨淋湿了寝衣,打算宽衣解带换件衣裳,她连忙说道:“棠芊姐,这热水尚有些剩余,不如你也来泡个澡暖一下身子吧。”
  她本意是自己洗净了,将水换一换,再让棠芊入浴,却没想到棠芊听过这话之后宽衣的动作楞了半晌,应答道:“嗯,倒也好,这雨水沾了身总让人有些不适。”
  随后竟褪去了衣物径直朝她这边走来。
  透过屏风,也能模糊看到棠芊如今一丝不挂的身子,这一下子让她慌了神:“等等,等等,我马上便出来!”
  她一面慌乱地站起身来拿起面巾擦拭着身上的水珠,一面抬起腿想要跨出浴盆,却被棠芊给阻止了。
  丝毫不介意身体被看光,棠芊将她按回了浴盆中,说道:“别这么急地从温水中出来,会染上风寒的,而且,你方才的意思,难道不是邀请我一同沐浴吗?”
  棠芊边说着,脸上带着点点微红,妖娆地笑了起来,让她本来好不容易生起来的一点否定的念头硬生生地咽回了腹中,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那便好,我也是第一次和人一起沐浴呢,幸好这浴盆不算小。”
  浴盆确实不小,容纳下她与棠芊两位身材纤细的女子完全不在话下,只是两人赤裸相见,特别是棠芊不像她,根本不遮掩着雪白的身子,跨入浴盆的时候,她就连眼睛该往哪儿放都不知道,呆呆地将其看了通透,脸色愈发红润了起来。
  甚至棠芊见她红润的脸颊,有些担心地凑近了过来,抬起手覆在她额头上,问道:“怎么了,水温有些高吗?”
  “不,不是,没有,我只是.......”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低垂下眼帘想要不看那艳丽的一幕,同时支吾着否定。
  但这否定在棠芊听来却在转瞬之间明白了她的本意,目光流转吃吃地笑出了声:“原来杲杲是还不习惯这种接触呀,没关系,我们都是女性,在一起生活总要习惯才行。”
  “那,那也还是有些......”她明白棠芊说的没错,同为女性,虽都赤裸着的情况并不常见,但也不应该有太过异常的反应才是,即便前几日见过从棠芊的眸子中流露出来的感情。
  说来,同为女性,也会有那种激烈的感情吗?她忘记了世间的俗事,自然也得不出这个疑问的答案,若只是遵从自己的内心,那便是.......完全不行,一旦想到这层,她便更加羞了,连脸都下意识地扭向了侧面,缩了缩身子小声说道:“我,我洗好了......”
  就欲站起身来,却被棠芊再一次拉住了手。
  她回过头来看向棠芊,只看到了那微仰着的脸上,一转笑颜写上了些许失落,看向她的眼眸中也似乎有着一层雾气:“杲杲.......”
  轻声呼唤中,总有些像是哀求的味道。
  这令人惊异的举动让她几乎不假思索地又重新坐回了温水中,依然别开了脸说道:“那我就......再泡一会儿,就一会儿。”
  说完便沉默了。
  她一时之间找不到任何话题,在这羞人的现状里,好像什么都说不出口,棠芊也一样,不知在想些什么,松开了抓住她手腕的手,垂下脸来也只是静静地泡在水中。
  气氛有些僵。
  她想,不管怎样都不能放任这种氛围继续蔓延,随后绞尽脑汁,才终于得出了将其化解的办法。
  “棠芊姐。”
   她鼓起勇气转过头来直视着棠芊,一声轻唤让棠芊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之后,继续说道:“我来帮你洗沐吧。”
  棠芊那头乌黑透亮的发丝,打理起来一定十分不容易,再者,若是只看身后的话,也许她并不会觉得有那么羞人,所以才有了这个主意。
  而棠芊虽是有些不解,但也还是点了点头,随后背过了身子,任凭她用着不熟练的手法一点一点地细心用皂角搓揉着自己的头发。
  气氛也一时缓和了下来,但她却还是有些后悔。
  方才到底是谁想着如此一来便不会羞了呢?
  从发丝间漏出的洁白后颈,以及一览无余,不带任何瑕疵的光滑后背,她甚至觉得更加难以冷静下来了。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7

帖子

166

百合值

打工少女

积分: 236

节操: 0

百合值: 166

存在感: 0

Rank: 2

积分
236
发表于 2019-8-20 19: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这个人还没有添加签名,别再看TA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 bianshenyuri@163.com

交流反馈QQ群: 198978382   

工作时间: 周一到周五 08:00 - 17:0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变身百合小说论坛

GMT+8, 2019-9-18 11:14 , Processed in 0.080141 second(s), 44 queries .